安忻睡眠门诊

睡眠与你 〉失眠是一个文化现象

失眠是一个文化现象

失眠是一个文化现象

失眠是一个文化的现象,美国三分之一都处于失眠的烦恼中,因为失眠不少的人热衷于夜生活,所以失眠让我们体验更多的生活、娱乐与激情。失眠是个文化疾病,在不发达地区,偏僻,信息不通,缺少娱乐资源,人们自然的按照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生活规律,很少的人会失眠。也因为这样的生活,几千年来,人类集体无意识中储存了一种跟随自然节律的睡眠模式。但城市化改变了这种模式,我们在灯火通明的城市里跟自然的距离远了,我们看不到日落,也没有星星,我们的睡眠当然也迟迟不来。在这个世界上,最直接、最便宜、最有效的治疗失眠的方式就是逃避文明社会,丢掉手机,放弃电视,不用电器和照明,没有茶、咖啡、热可可,也没有音乐和书籍,只有一盏晃晃悠悠的烛光,在深山雾气包裹和星光微阑下,躺在硬的木板和草席上,接受大自然的催眠,相信睡眠很快会来。


十年前我接触一个个案,这个人五十五岁,失眠了三十五年,晚晚睡不好,一直接受医院的治疗,但收效很少。他说二十岁前他倒头就着,从没有睡眠的困难。原来他出身农村,十八岁参军,二十岁调到中南海当警卫员,开始失眠。随着他的职务越高,失眠越重,当他当了警卫队长的时候,每天只能睡着可怜的四个小时。他的失眠是个伪失眠,医生用不恰当的观念让他为睡眠痛苦了三十五年,并服用了大量的各式各样的安眠剂浪费了他的钱,伤害了他的记忆和肝。我对他说你的失眠是一种职业的警觉,类似警犬,所以你的职业能力比所有的同事要高,晋升也快。他不信,嗤笑我,半年后退伍回到湖南老家小镇,睡眠神奇的好了,写信来说信了。


有一个哲人说,如果一天少睡两小时,你就多活了十年。传说伟大的人或勤奋的民族都是睡眠少的人群。精力旺盛的人睡眠减少,可以有两个解释,一是他们不需要那么多睡眠,因为大脑分泌的神经激素多,足以保持人的意识清醒和情绪的饱满。所以他们富于创造性。科学家、文学家、艺术家(音乐、绘画)、政治家常常是彻夜不眠的人,他们的睡眠不完全受昼夜节律的影响。如果接受这样的解释,那么睡眠多的人比睡眠少的人可能比较懒,缺少创造力,也少些生活的激情。

第二种解释是人类对睡眠的需求有很大的个体特异性,医学把人的睡眠分成长睡眠型:每天需要9-10小时睡眠;中睡眠型:7-8小时;短睡眠型:5-6小时。统计学表明大多数人是中睡眠型,老人、孩子、智障的人、神经缺陷的人、无所事事的和懒汉多是长睡眠的,这样的人要不缺少足够的能量,要不就是缺少对生活的激情。不过有些滑稽的是压力过大的人、抑郁的人,焦虑的人是少睡眠的,可这些人并没有激情。不过看看这些人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神经性兴奋,一个人把生活的激情转移到对身体的关注,他失去睡眠的同时也失去了生命创造力。如果把这些兴奋投注到外部世界,他的疾病好了,睡眠也改善。

实际上,抱怨睡眠不好的我们不是睡得太少而是睡得太多。不要管你睡多少个小时,看看自己在床上辗转反侧,不能入眠,就知道身体还不想睡的时候,意志让我们躺在床上浪费生命。身体对睡眠的需要是不由我们对睡眠的理解而改变,有些时候,健康的观念正好是制造不健康的杀手。很多人并不需要那么多睡眠,但观念告诉他必须睡多久身体才能如何如何,结果花很多时间辗转床上等待睡眠姗姗迟来,心里的懊丧自不必说,睡眠的质量也因情绪的干扰而减低。如果再叠加医生的推波助澜,自己就跟睡眠干上了,失眠症、吃药是理所当然。心理学坚信失眠后的疲乏、难受、头晕很多是自我暗示出来的。如果敢于勇敢的假定自己只需要五个小时的睡眠,那么你睡了六小时,你会感觉精神抖擞。如果假定自己需要八小时睡眠,只睡了六小时,你感觉萎靡不振。

如果一个短睡眠的人和一个长睡眠的人结婚,那么,他们的睡眠总是不能同步,短睡眠的人往往会认为自己失眠,长睡眠的人也许会认为自己嗜睡,其实他们都是正常的。


本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安忻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为安忻所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。